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一分钟赛车 > 行业新闻 >

国资入主 慈文传媒控股权转让解困

  ▼▼▽●▽●★△◁◁▽▼■□口▲=○▼◆▼★▽…◇•☆■▲☆△◆▲■◆●△▼●▼▲▲★-●●▲●…△◆◁•◇•■★▼◇▲=○▼=△▲•●▲●2月21日的下午阳光正好,光线透过两层高的玻璃窗照在石青色的墙面上显得静谧祥和,慈文传媒的员工们依旧在有条不紊的开展工作,有的在联系艺人采访,有的在筹备下一部剧本。

  似乎慈文传媒(002343.SZ)在资本市场上的动荡,券商、投资者对这只股票的焦虑,并没有影响到北京朝阳区这栋小楼里的工作人员。

  2月19日,慈文传媒公告,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章投资”)拟通过协议受让慈文传媒控股股东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等方式成为慈文传媒的控股股东。

  春节前的1月19日,慈文传媒回复深交所对其实际控制人马中骏及一致行动人的股票质押和是否存在平仓风险及违约风险等关注问题的问询函;2月22日,慈文传媒披露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84亿元。此番控股权转让,或许只是靴子落地。

  “马中骏董事长质押股票肯定是基于对公司发展的看好,谁会想到受大环境影响,股票一直从30块跌倒6块!大股东多次补仓,实在是周转困难。”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2018年6月,影视行业掀起一波税收调查风暴,相关影视股陷入跌跌不休的状态,慈文传媒控股股东马中骏、一致行动人王玫之前用于质押融资的股票频频接仓线次补充质押,质押率已经接近93.99%。如果控股股东不主动赎回,控股权可能旁落。

  慈文传媒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后一家转让控股权的影视上市公司。马中骏作为周迅版《射雕英雄传》、刘亦菲版《神雕侠侣》的出品人,慈文传媒出品过《花千骨》、《楚乔传》等热门剧,《凉生》甚至卖出单集1500万高价,但未曾想如今陷入股权质押危局。

  一个影视项目从筹备到拍摄通常耗时1-2年,前期资金投入巨大,而平台方的回款通常是成片后按比例支付,相对滞后。再加上轻资产属性,往往会让项目时刻处在资本饥渴状态,常用的融资方法一般有质押股票、质押版权、非公开发行股票等。

  而股票质押受制于股票价格波动,一旦低于质押时的股票价格,质押人就要补充质押或者用自有资金赎回。半年多以来,随着慈文传媒股价持续下跌,马中骏和王玫陷入了补充质押的恶性循环,几乎到了无票可质押的地步。

  另一方面,根据公告,2018上半年慈文传媒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有1.36亿,其中以《爵迹之临界天下》的应收账款作为质押,获得贷款1.2亿。

  而且慈文传媒刚刚偿还了2017年抵押了上海虹口的两处房产借得的3000万元,以《西游记》影视著作权质押获得的1800万,以北京赞成科技股权质押获得的33000万元质押借款,以《梦想年华》(《那些年,我们正年轻》)质押获得的3600万借款。

  2017年5月,慈文传媒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方案获得证监会批准,并于当年12月募集9.11亿,置换了前期投入影视剧制作的8.9亿,缓解了资金压力。2018年3季度,慈文传媒短期借款4.91亿,长期借款1.43亿,大幅减少。

  但是,行业调整下,慈文传媒投资拍摄多部影视剧未能于2018年底确认收入,又逢游戏行业版号限制,其子公司赞成科技计提商誉损失8亿-9亿元,上市公司预计亏损9.5亿-11亿元。

  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表示,“民营企业资金实力有限,引入国有企业作为控股股东,对慈文传媒来说是一个释放产能的机会,公司积累了几十个剧本,都在孵化中。”“当时市场上愿意帮马总纾困的人很多,都是社会上的民营资金,但他还是选择了华章投资,江西出版集团旗下的国有资金。这可能跟他的成长经历也有关系,毕竟是从体制内出来创业的影视人,经历了影视行业产业化的全过程,更愿意和价值投资者携手前行。”赵斌称。

  慈文传媒董秘罗士民向经济观察报澄清,慈文传媒控股权转让只是股东纾解股票质押困境的个人行为,与公司基本面没有直接关系。

  经济观察报电话联系华章资本相关负责人赵建新,对方表示一切以慈文传媒的回复为准,目前该交易还需通过江西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的审批。

  作为以《花千骨》《楚乔传》《老九门》等剧闻名业内的头部电视剧公司,慈文传媒曾经多次引领行业风潮。现控股股东马中骏是与张纪中、赵依芳同一代的电视人,在行业里具有广泛的影响力。

  2018年播出的《凉生》,早在2016年就以3.84亿的预售款被湖南卫视看中,2017年8月又被聚力传媒(原PPTV)以7.6亿-8亿元的价格信息网络传播权,按照70集的总长度,单集售价超过1500万元。彼此,慈文传媒这一消息在行业里引发的震动。

  谁料想,2018年9月17日在湖南卫视黄金档播出后不久,因排播调整,自9月28日起22:00点播出,直至11月22日才播出完毕。调档的消息刚一发出,第二天就引发该股股价下跌,当时慈文传媒发公告称调档不会造成收入调整。

  而在慈文传媒2月16日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凉生》的改档却成为造成收入未达预期的第三大原因。对此,罗士民表示,平台方是在电视剧播完以后才通知慈文传媒结算有调整,具体如何调整不方便透露。

  记者咨询著名编剧谭飞,对方表示电视台黄金档剧集和非黄金档单集价格相差较大,后者通常比黄金档要低30%-50%左右。曾在湖南卫视从事剧集采购工作的李冲则告诉经济观察报,有的时候甚至可能价格相差一倍左右。

  过去两年内,慈文传媒出品的《凉生》和《回明之杨凌传》在2018年播出时均遇到了播出平台的调整。《回明之杨凌传》成片是48集,在优酷播出时则为40集,剩余的8集会剪辑成网络电影的形式,于2019年上线。而网络电影的会员点击分账模式,与网剧按集付版权费,造成的收入大有不同。

  至于电视剧《风暴舞》和综艺《下一站传奇》,罗士民表示回款没有问题,只是确认收入的条件还没有达到。“《风暴舞》是网台联播剧,需要等电视剧的合同签订了,才能一起确认爱奇艺方面的收入。综艺节目一边制作一边播出,《下一站传奇》最后一期是2019年播完的,成本核算的日期是2019年,确认收入自然也是。”

  2018第三季度,慈文传媒预测,2018全年净利润4.5亿-5亿元。但第四季度上述剧目遭遇未预见的档期、播出时长调整,以及未能按计划确认收入,导致慈文传媒2018年预计业绩数据与第三季度相比减少当期利润约为6.38亿元。

  根据华策影视公告,2018年盈利2亿-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8.48%至52.71%。2018年12月6日,华策影视为了降低资金杠杆,接受了来自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约3亿元纾困资金,转让不超过2%股权。

  李易峰、杨紫所在的欢瑞世纪去年也仅仅播出了一部剧《天乩之白蛇传说》,拍摄的多部剧集处在发行阶段。控股股东钟君艳、陈援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率几乎100%。

  从21世纪初刚有民营影视公司,到2014年左右的影视公司上市潮,恰逢互联网崛起,这3-5年里剧集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发掘了许多艺人导演,也造成了片酬虚高、抠图表演等各式泡沫。

  “2018年是流量艺人更新换地的一年,蔡徐坤、范丞丞等95后艺人,朱一龙、雷佳音等中生代突然翻红,对原来的头部阵营造成了冲击。”艾漫数据研究中心李绛告诉经济观察报。

  而以慈文传媒、华策影视为首的上市公司影视产品更偏向电视台,兼顾网络渠道,选用的钟汉良、陈伟霆、郑爽等也是成名时间更长、知名范围更广的艺人,片酬更高、成本更高。一旦行业形势发生变化,就首当其冲。

  “早几年制片方的话语权比较大,经常有多个视频平台前来询价,喊出的价格越来越高,过千万的剧有好几部。但播出后的效果,是否和成本相符?根据云合数据的统计来看,电视剧单集售价提高了,但是有效播放量没有同步。那接下来视频网站买剧自然会更加严格。”云合数据CEO李雪琳说。

  当爱奇艺上市,资本寒冬迫使播出平台追求盈利,影视出品方被渠道商压价的情况时有发生,“哪怕是之前已经谈好的合同,也有可能打七折甚至腰斩。一分钟赛车

  面临目前的问题,慈文传媒1月31日发布公告将和爱奇艺签署为期5年的战略合作协议,拟在2019年就《紫川》《弹痕》等100集影视剧的网络媒体播映权进行分发合作,计划在2019~2020年期间,就《脱骨香》《不完美的缪斯》等剧集以定制剧方式进行合作,同时由各自指定的主体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以对特定项目进行联合运营。

  “慈文传媒从上市后就开始孵化90后新团队,有4-5个项目在做,今明年会陆续播出。包括一些网络大电影的剧本讨论,马总也会参加,主要是观察选拔新人。此外,也会更加注重海外发行,联合索尼等国外的播出方一起合作孵化品牌项目。”赵斌表示。

  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上一篇: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市场部的职责是什么?主 下一篇:传媒娱乐板块走强2019传媒娱乐板块有哪些股票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一分钟赛车二维码

    一分钟赛车